鹳雀楼、黄鹤楼、滕王阁、岳阳楼、中国古代四大名楼谁是天下第一楼?

时间:2022-08-10 18:22:18 长隆网名网 52625
鹳雀楼、黄鹤楼、滕王阁、岳阳楼、中国古代四大名楼谁是天下第一楼?

鹳雀楼、黄鹤楼、滕王阁、岳阳楼、中国古代四大名楼谁是天下第一楼?

鹳雀楼、黄鹤楼、滕王阁、岳阳楼、中国古代四大名楼谁是天下第一楼?

要回答这个问题,让我们先看看这闻名遐迩的中华四大名楼吧!它们分别是湖北武汉的黄鹤楼,湖南岳阳的岳阳楼,江西南昌的滕王阁和山西永济的鹳雀楼。

一、黄鹤楼

黄鹤楼之所以出名,是因为唐朝诗人崔颢的一首七言律诗,诗名就是“黄鹤楼”。

黄鹤楼

唐 · 崔颢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

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

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

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这首以浪漫的神话开头,在悠悠的岁月中沉思,见茫茫的江景而生情,用绵绵的乡愁来收尾的唯美诗篇,内涵丰富,意蕴深远,历来被推为七律唐诗第一。

二、岳阳楼

而岳阳楼的出名,则是因为大文学家,大政治家,大思想家范仲淹的一篇散文,“岳阳楼记”。

岳阳楼记(节选)

宋·范仲淹

登斯楼也,则有去国怀乡,忧谗畏讥,满目萧然,感极而悲者矣。

嗟夫!予尝求古仁人之心,或异二者之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;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然则何时而乐耶?其必曰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乎。噫!微斯人,吾谁与归?

作为宋代名臣,范仲淹一生政绩彪炳,在朝廷中整肃吏治,改革弊政,在边关上整顿武备,抗击侵略,用自己的一生践行了文中提到的“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,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”。其所提出的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思想,历来更是为有志于国家民族繁荣富强的仁人志士们所推崇、效法。

三、滕王阁

滕王阁的出名,则是因为初唐四杰王勃的一篇惊世奇文“滕王阁序”。

滕王阁序 (节选)

唐 · 王勃

豫章故郡,洪都新府。星分翼轸,地接衡庐。襟三江而带五湖,控蛮荆而引瓯越。物华天宝,龙光射牛斗之墟;人杰地灵,徐孺下陈蕃之榻。雄州雾列,俊采星驰。台隍枕夷夏之交,宾主尽东南之美。都督阎公之雅望,棨戟遥临;宇文新州之懿范,襜帷暂驻。十旬休假,胜友如云;千里逢迎,高朋满座。腾蛟起凤,孟学士之词宗;紫电青霜,王将军之武库。家君作宰,路出名区;童子何知,躬逢胜饯。

披绣闼,俯雕甍,山原旷其盈视,川泽纡其骇瞩。闾阎扑地,钟鸣鼎食之家;舸舰弥津,青雀黄龙之舳。云销雨霁,彩彻区明。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渔舟唱晚,响穷彭蠡之滨;雁阵惊寒,声断衡阳之浦。

这篇序文背后还有着一个精彩的故事。唐高宗上元二年(公元675年),王勃那年25岁,去交趾看望自己的父亲,其间路过江西南昌。当地的洪州都督阎公刚刚翻建了滕王阁,特邀请周遭的达官贵人,文人墨客俱来参与盛会。宴会上,阎公假意请来访的宾客为新建的高楼赋序一篇,但众宾客都知道阎公早已让自己的女婿作好了序文,是要来出这个风头的,所以皆推辞避让,只有王勃初来乍到,又狂放不羁,突然杀将出来,毫不客气的提笔就要作序。阎公见状,怫然不悦,当即就退入后堂。王勃一面在席上作序,仆人一面将王勃的写作报与后堂的阎公知道。阎公初闻“豫章故郡,洪都新府”,只是觉得“亦是老生常谈”;接下来“台隍枕夷夏之郊,宾主尽东南之美”,公听后,沉吟不言;及至写到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一句,阎公大惊,叹道:“此真天才,当垂不朽矣!”这才回到席中,恭敬的站立王勃之侧,亲见王勃将序文完成,众宾客皆啧啧称奇,尽欢而散。

四、鹳雀楼

登鹳雀楼

唐 · 王之涣

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

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

这首诗的知名度就不需要我介绍了,王之涣的存诗仅有六首,但只这一首“登鹳雀楼”,就让后人铭记了他,也铭记了这座北国古楼。

列举完这四座名楼后,我们是不是可以看出它们的一个共同特点,就是这些名楼都有传世名篇的加持。所以,这个四大名楼的入选,与高楼本身的雄伟壮丽无关,与其所在地的山川形胜无关,更与其建成年代的悠久与否无关,唯一相关的就是文学名篇赋予它们的文化厚重感。四大名楼的完整提法,应该是四大文化名楼。当我们确认了这个评选标准,我们再选择其中的佼佼者,应该就有的放矢了。

如果要比较四大名楼文化的厚重,那么有的朋友可能要支持鹳雀楼咯。因为“登鹳雀楼”这首诗简直是家喻户晓,连幼儿园的小朋友张口都能背诵。我们还常常拿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,来勉励亲人、朋友和我们自己,再接再厉,再创佳绩。

但有的朋友却要推荐黄鹤楼了。黄鹤楼的出名,除了崔颢的那首“黄鹤楼”的诗之外,大诗人李白还有一首“送孟浩然之广陵”,普及度更高,一句“故人西辞黄鹤楼”,已让“黄鹤楼”的名号蜚声海内外,堪称古往今来最成功的一句广告语。

但也有的朋友会认为应推岳阳楼为第一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赋予岳阳楼别样的家国情怀,使得这里的格局又远胜过其他,可拔头筹。

虽然四大名楼都是如此的卓尔不凡,但是我依然要推滕王阁为第一。而且与其他三大名楼相比,显然为滕王阁背书的“滕王阁序”是最不出名的。知道“滕王阁序”和作者王勃的朋友们不少,但看过“滕王阁序”的朋友们就不多了,至于能背诵这篇奇文的朋友,应该只是凤毛麟角。相比其他几篇诗歌和文章,“滕王阁序”是篇骈文,其不仅长,而且深奥难懂,大家对其不熟悉并不为怪,但大家可熟悉下面这些词汇?“物华天宝”,“人杰地灵”,“俊采星驰”(周星驰的名字就是取自此处),“青云之志”,“千里逢迎”,“高朋满座”,“物换星移”,“冯唐易老”,“李广难封”,“钟鸣鼎食”,“时运不济”,“命运多舛”,“老当益壮”,“穷且益坚”,“渔舟唱晚”,“天高地迥”。相信这些词汇已经完全融入了我们的生活吧!这还只是我从这篇序文中挑选出来的部分词汇,曾经有人统计过,属“滕王阁序”首创,后来形成为成语的词汇,竟然多达四十多个。除了这些四字成语,象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“襟三江而带五湖,控蛮荆而引瓯越”,“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穷;兴尽悲来,识盈虚之有数”,这样的名句,数不胜数。不计标点符号,这篇序文全文只有717字,名词名句的密集程度,可谓名副其实的字字珠玑,是当之无愧的千古第一美文。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,这篇文章居然是临场发挥,挥笔立就的,作者学识的广博,才思的敏捷,让人叹为观止。令人可惜的是,王勃如此的天纵才华,居然在写成此文的第二年,他在探望父亲返回的途中,渡海溺水,惊悸而死,只享年26岁,让人无限唏嘘。如果王勃活的再长一些,其在唐朝文学史上的地位,相比李白应该也会不遑多让。

如此美轮美奂的名篇,如此天纵才情的作者,却又有如此哀婉可叹的故事,使我不得不推滕王阁为四大名楼之首,诸位朋友以为然否?

其实这四大名楼,经历过千年的风雨,多次的战火,曾经数次被毁,但因为它们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,它们承载的文化,让一代代的华夏儿女们不能将之忘却,才一次次的在废墟上将它们重建,让它们重焕光彩。它们在当代中华大地上的耸立,正是象征着我们的民族、我们的文明的继往开来,生生不息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